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IPv6已经进入产业爆发前夜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19-03-13 14:22:29

2010年,被业内视为IPv6商用元年。随着全球各地IPv6商用络的渐次铺陈,关于它的更为具体而实用的现引入策略也已经明晰起来,络设备解决方案也对此作出了实质性的支撑。当然,仅有络层的努力还远远不够,IPv6尚需在应用、终端等其他多个层面实现突破。

对于一个横跨了10余年的“热点话题“而言,如今的IPv6依然有许多问题需要澄清。IPv6的产业发展现状到底如何?运营商们和各国政府对IPv6到底有着怎样的认知?时至今日,它的商用驱动力是否已经真实显现?它应该如何规划下一步的发展?中国元素又在其中起到了哪些作用?

近日,《通信世界周刊》采访了IPv6论坛主席LatifLadid先生,请他就上述问题作出解读。

“中国可以创造奇迹”

《通信世界周刊》:本刊在2009年4月采访您时,您谈到中国应该在推动IPv6发展上为全世界做出表率。这次您来到中国,是否了解到了这里所发生的变化?您如何评价这种现状?

LatifLadid:中国有很多出色的业内人士,尤其是来自ISP的。通过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的介绍可以知道,这一年来是IPv6在中国实施的重要一年,IPv6已经在中国被广泛应用。同时,中国已经看到了IPv4与IPv6的相同之处:相同的服务,相同的应用,相同的设备,相同的供应商。

中国实施IPv6,也可以促进欧美政府对IPv6产业的推动。因为他们知道中国这个国家可以创造奇迹,而他们总是需要很多理由来做一件事,尤其是政府需要一致的意见。现在有了中国做榜样,我们相信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就可以做成这件事。现在市场疲软,大公司的总裁在做决策前每天早上都要关心股价,只有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才能让市场恢复活力。

过去10年里,中国在ICT领域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做得都多。我必须说,中国政府为因特的发展作出了很大努力,对于IPv6,应该充满热情和耐心。

美国有大量可用的IPv4地址,所以他们对IPv6的需求并不是最迫切的国家。欧洲有一定的需求,但也不是很迫切。在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IPv4的地址非常短缺,在这里发展IPv6是非常重要的。

在中国有像华为这样的全球优秀络设备提供商,在推动IPv6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今年会议也给华为颁发了份量最重的“IPv6络核心设备先锋奖”,在中国政府、设备供应商、运营商和内容提供商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的IPv6发展应该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通信世界周刊》:与去年您到中国时相比,目前在产业热点又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除了原来我们说的移动互联,三融合、物联、云计算也有了更高的热度。您如何评价这些技术对IPv6产业发展的影响?

LatifLadid:你应该注意到了在中国政府经常谈到计算机技术、物联或云计算等,并着力推动相关技术的发展。在其他国家,技术是产业自身推动发展的,有人想从中赚取利润,有人想成为行业先锋。而在中国,政府始终支持行业技术的发展,这是中国与其他国家很大的不同,是中国发展技术很大的优势。就像肯尼迪曾说过“我们去月球吧”,这是政治语言。这说明,政府会投入资金来发展技术,政治上的愿望决定了策略。

说到IPv6的推动技术,互联本身就是最大的动力,互联本身就会消耗掉很多的地址。其他的一些技术,如格、云计算等,在用户层面对IP地址的需求是比较小的,也就是十万、百万级的用户量。在互联上,用户数量级达到几亿、几十亿时,就是推动IPv6发展的最大原动力。

络设备已经成熟

《通信世界周刊》:现在络设备、应用、终端多个产业层面都在推动IPv6的发展,他们向IPv6演进中的技术成熟度是否有所差别?

LatifLadid:目前,在络设备层面,IPv6最弱的是家庭关,接入设备还不够,不过总体来看,络设备是这几个产业中最成熟的环节。

《通信世界周刊》:目前IPv6络设备层面是否已经形成了多厂商供货局面?络设备厂商间的产品成熟度是否有差异?

LatifLadid:现在IPv6产业已经有了竞争,不断有新的制造商参与到其中并占有市场份额。在欧洲,率先使用IPv6技术的是一些小运营商,加上中国对IPv6的实施,都给了新的设备制造商很多机会。

在IPv6早期的时候,很多设备商都不支持相关协议。当时思科的设备是用软件支持IPv6数据包转发的,性能只有IPv4的10%左右,思科至少花了3年多的时间来改进,实现了硬件支持。之后Juniper也实现了对IPv6的硬件支持。

让人惊讶的是现在超过半数的设备制造商分布在亚洲,其中华为有很多好的产品,近期华为发布了领先的CGN(运营级NAT)技术,的确可以让它在市场上占领很好的地位,最近在中国我也了解到华为的路由器设备在中国电信得到了很好的商用,同时也将于今年第二季度在法国电信做CGN的商用试点。

在中国除了华为,还有其他相对小一些的设备商提供支持IPv6的络设备,如神州数码,他们通过OEM的方式从小规模慢慢做大,成长很快。

中国厂商值得期待

《通信世界周刊》:现在有一个显见的事实是:华为在IETF(互联工程任务组)中正在扮演着比较重要的角色,那么IPv6论坛,对华为有什么样的期待?

LatifLadid:这个问题要分为两个部分,一是IPv6和IETF的关系,二是华为能为IPv6做什么?

IETF集合了设备制造商、运营商和研究人员共同开发与互联相关的一些新技术。IPv6论坛是在2000年左右成立的,由IETF中IPv6研究小组成员组成。IETF专注于技术标准的定义,而对商业模式、市场推广并不是很关心。考虑到市场推广,他们成立了IPv6论坛,专注于向全世界推广IPv6。

IPv6论坛目前有90个专家,研究互联的定义、怎样使互联标准化等问题,并寻找相关的厂商进行测试。它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国际机构。

在上世纪1960~1970年代,主要由络设备商驱动技术的革新,制造领先的技术,通过卖先进的设备给运营商满足其需求,从而推动技术的进步。我现在仍然相信这样的模式,现在也需要像华为这样的设备厂商来做出技术上的革新,做技术上的领导者。运营商本身很难前瞻自己将遇到的问题,只有设备商才能够遇见一些问题,同时做一些研发上的准备。我们非常高兴的看到:华为已成为IETF里相当活跃的成员,发布了24篇RFC,62篇工作组草案。在最近美国举行的IETF第77次会议上,华为又获得了一个IAB和一个AD席位。

应该说华为在支持IPv6方面走在了前面,领先了其他的设备商。像华为这样的络设备提供商,应该在推广IPv6的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占据主要角色,应该更加努力的向运营商推荐IPv6技术,推动IPv6技术的革新。希望华为能在IPv6方面抓住机遇,做出更大贡献。

“忽略站服务是一大失误”

《通信世界周刊》:我们看到来自Gartner(高德纳咨询公司)的数据:到2009年中期,只有不到5%的互联自治系统(AutonomousSystems)运营于IPv6,排名前500位的Alexa的站,只有一家应用IPv6。您认为是哪些因素造成了这种局面?IPv6还需要做出哪些针对性的推动工作?

LatifLadid:现在IPv6的流量已经超过Internet总量的1%,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IPv6的流量占有率将会越来越大。当IPv6的用户达到一定规模时,就有可能出现一个爆炸性的增长。

忽略站服务是IPv6产业的一个失误,现在看来互联大部分流量都来自Web应用、Web服务。我们以前认为Web服务不是IPv6的杀手级业务,所以此前当我们问他们有关IPv6的问题时,会得到反问:“什么是IPv6?”内容提供商、站并不真正关心络底层技术。因此目前IPv6应用的一个关键点就是教育和宣传,告诉他们应用层的服务要更多地转移到IPv6上来。IETF本身也承担了大量的IPv6教育的义务。

各国政府正在积极行动

《通信世界周刊》:到目前为止,欧美以及其他地区的各国政府在推动IPv6发展方面有哪些动作?

LatifLadid:美国政府2009年12月发文规定,从2010年7月起,没有通过IPv6测试项目的产品不准进入市场。美国政府制订了自己的络标准,比国际通用的标准还要严谨一些,加入了更多的安全因素。在欧洲,欧盟至少投入了2亿欧元在IPv6的研究项目上。在印度,他们最近委派政府高级官员参与IPv6标准制定的相关事宜。在非洲,政府也有类似的计划,通过政府牵头申请一个较大的IPv6地址空间,而后再分发到各个部门去使用,提高了安全性,也可以充分发挥IPv6的优越性。

特别需要提到的是,政府作为一个大的络使用者,本身就可以使用IPv6,如“德国”。德国政府的络是由许多封闭的小络组成的,甚至这些络之间不能互通,都是一些C类地址的络,依靠商业的ISP来提供互联互通。因此,德国政府计划在这些络之间实行IPv6,把这些私有的络联接在一起,使用共同的IP地址前缀,这样将会显著提高政府络的安全性。

去年,我在美国制定宽带协议的时候,拜访了奥巴马的一个技术顾问,此人负责编制美国政府宽带络的一些条例、规范等。当时我就问他,你们的规划中有没有包括一些IPv6的条款,他说“没有”。我说“你应该把IPv6加入政府的条例中”,对方听了以后也认为很有道理,并且很快就将一些条例加了进去。从这件事以后,美国政府对络设备的采购都会考虑多划拨一些预算来跟进最新的技术。

运营商的IPv6时间表

《通信世界周刊》:总体上,运营商需要的是什么样的IPv6演进方案?不同的运营商之间络状况有比较大的差别,IPv6论坛是如何推动解决这种差异化需求的?

LatifLadid:络按照三层划分,在最底层IPv6包的转发是没有问题的。到运营商及终端用户使用的层面,会遇到一些问题,如:为何要使用IPv6?动力在哪里?等等。技术本身并不难,我们从一开始看到有好多小的运营商都支持IPv6。对于大的运营商来说,要考虑IPv6的商业模型,因为需要花大量的钱去更新设备,所以要考虑盈利的模式。

IPv6推动者所走过的路,将会与当年IPv4推动者一样面临艰辛。IPv4是1972年出现的,1981年开始大规模运行,但到了1984年几乎被美国政府放弃,当时许多的技术专家坚持了下来,用自己的行动来支持使用IPv4,而且不断地告诉一些决策者使用IPv4的好处。一直到1991年左右,IPv4才重新进入世界主流,发挥了联通世界的作用。

我们需要更早地来部署IPv6。上世纪90年代,互联的用户还非常少也就几百万。在那时采用一项新技术是比较容易的。而现在我们有19亿的用户,实施一项新的技术是非常难的,并且需要一个非常长的时期,这也是一个艰苦的时期。

在何时进行IPv6演进以及采用什么样的演进策略上,华为上午的演讲中帮助我们回答了这个问题。不同的运营商具体的状况不同,演进的节奏和选择的方案都是不相同的,需要和像华为这样的设备商一起来探讨具体的演进策略。

IPv6论坛的目的就是要去影响运营商各个层面的商业决策者,做到从上到下贯穿IPv6的思想,最终使用IPv6。

《通信世界周刊》:以您的判断,IPv4与IPv6的全面“交接”是否会有一个大体明确的时间表?

LatifLadid:这次我来到中国听到有运营商说预计在2015年停止IPv4服务,对此我还是感觉到很吃惊的。现在一些国家已经在强制推行模拟电视向数字电视转变,互联也可能会采用类似的模式,但这需要IETF和项目、技术组织推出成熟的商业模式。还有一点是很重要的,那就是IPv6的安全问题,如:双栈问题。两种类型的络共同存在时,安全问题将变得至关重要,要着重考虑过渡技术,有的设备不可能一直支持双栈协议,所以在将来的某一天终究会统一的。

我跟华为的IPv6专家DeanCheng和华为IETF路由ADAdrain对这个话题进行过愉快的交流,我们认为IPv4和IPv6将长期共存,至少在今后的5到10年内是这样的。

《通信世界周刊》:IPv6论坛今年要着力推动和解决的工作事项都有哪些?

LatifLadid:IPv6论坛在一些大的国家,每年都有类似年会的活动。从论坛的角度,目前要针对一些中小型国家举办会议、交流等活动。IPv6论坛的工作是非常艰辛的,要通过在推广、举办活动的过程中挣得微薄的收入,需要与既懂技术又和对当地政府部门有影响力的人多交流。以每个国家为基础,再通过IPv6把整个世界联接起来。

治疗口苦的偏方
老年骨质疏松护理
缓解肩部疼痛的小妙招
双腿静脉血栓
产后感染不良后果

相关推荐